一支U胶

自娱自乐

感想与自醒

一个人永远不应该完全将希望寄于另一人身上,人与人间可以互补完善,却始终是分离的个体。普通人看连体婴儿也许感到美好温存,但当自己成为其中的一个时又会怎么想呢?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没有人能切身实际地体会到他人之痛,所以也不必奢求没有相同经历的人能够完全理解自己。你没有错,别人也没有错,双方都没有这个责任与义务。

再者,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假如你身上的闪光点不足以让人接受你的缺点来拥抱你,那么不要怪罪于他人,显然你自己也更愿意与优秀的人交往。所以不要试图去掩盖自己的缺点,去故意营造一种人设,只有自己真正变好了,才能长期融入相应的圈子里。

其实上篇中私设能和德是最心水的挚友关系,比爱情更戳我!


因为能天使是个看事情很通透的人,所以她绝对是个懂得放手的爱,性格开朗温柔,大咧咧又不失原则底线的家伙,无论和谁都能玩的很开。


所以说,即使能天使觉得德克萨斯和拉普兰德在一起不好,也会送上诚挚的祝福吧(不是工具人啊)。


能和德,相比起一定要凑合在一起的爱情,果然还是她们无需多言的相知默契来得更加吸引我一点。


无条件的信任。如果对方有什么事要打掩护的,会不假思索地答应,要说为什么,因为两个人都觉得对方需要帮的忙就是自己分内的事。大概是“放心去吧,这里有我”这种安定的感觉。


“只要有你在,就会莫名的感到安心。”


【空→能】第一百零一封情书

*睡前脑洞,突然短打,不做检查不负责



“我曾经给德克萨斯桑写过一百封情书。”空趴在合成轻铝做的栏杆上,黄昏的温度刚刚好,晚风温柔得让人几乎要化开在她的怀抱里。

不同于以往座无虚席的演唱会,今晚的听众只有能天使一人。她以同样的姿势趴在栏杆上,既没有拿荧光棒也没有穿打call服,甚至很随便地叼了块苹果派。如果有听众评分准则的话,此时的能天使一定能拿到零鸭蛋的好成绩。

“那还真是锲而不舍啊,”萨科塔人的语气是真心实意的夸赞,“为什么不直接表明心思呢,这样不是更直接方便些吗?”

“果然能天使桑是不会理解少女的心思的呢。”空半开玩笑的说,短短的鲁珀耳朵随着清浅的笑微微抖着。能天使不好意思地跟着笑起来,本就放荡不羁的短发被右手挠的更乱了些:“是空的心思太细腻啦。”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毕竟企鹅物流的大家看起来都是豪爽勇敢的人,遇到事情都会很果断地做出判断。战斗中是,生活中也是——空没有把后半句话讲出来,她知道说出来也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改变。“但是我是爱抖露嘛,心思细腻一点才比较正常吧?”

“当然了。”能天使立刻煞有介事地点点头,“毕竟空是咱们企鹅物流最可爱的女孩子嘛。不,要说可爱,世界上肯定没有一个人能比得过我们阿空!”

空一下子红了脸,不过被薄暮的暖光衬得像是气色极佳的元气少女。“能天使桑再开这种中央空调才说得出的玩笑,小心以后找不着对象喔。”

“不要啊!”萨科塔故作惊慌,浮夸的样子让善于控制表情的小偶像都忍不住捂嘴偷笑。“主啊,千万不要因为我对世界第一可爱的女孩子的轻薄之语而降罚于我!我会好好忏悔一百零一天的!”

“这可是你说的啊,今晚就要开始认真忏悔喔,能天使桑。”

“那是当然,既然我们的空大人都亲自发言了。不过在进行苦难的忏悔之前,有什么快乐的事可以缓解一下我即将变得痛苦万分的心灵吗?”

“嘛,快乐的事情可能没有多少。”空把金色的碎发拨至耳后,暖金的颜色几乎要和粼粼的海水融为一体。“不过能天使桑不擅长的少女心事可是又一大堆喔。”


“德克萨斯桑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就像乘着白马的高文骑士,她向我奔来,带着破开的空气与我的怦然之心一并远去。于是我在星空的遮蔽下写下了一封长信,星光是我的墨汁,泼洒了一页又一页。这就是我的第一封信。”

“但是久不相见的思恋就像决堤的洪水。有了第一封,就会有第二封、第三封,聂鲁达的诗歌诉不完我的衷肠,玫瑰的火红盛不住我的热情。我的心被夜莺叼走,用血液浇灌西伯利亚的冻土,育出更加鲜艳的蔷薇。但是我不愿就这样在寒风中凋零,我想去见见她,即使她可能是王尔德笔下那薄情的女郎。”

“哦哦我懂!德克萨斯就是那种酷哥型的帅哥,看上去可靠又沉稳,很容易就会让女孩子一眼爱上呢。”能天使不无骄傲地说,整张脸都是大写的“不愧是我搭档”。

但是也很难靠近。空和能天使心照不宣,又讳莫如深。能天使靠着机敏的头脑习得的,空未必就不能通过一次次的碰壁去了解。

只不过最纯粹的金属也逃不了被氧化的命运,再坚强的心也有软弱的时候。当快乐达到了阈值,深埋在底下的痛苦便会喷薄而出。


“我在写下第三十六封情书后下了决心,正好经纪人叫我出去避避鲁珀杀手的风头。我是一个忘性很大的人,但偏偏就记住了两个月前不经意瞥到的德克萨斯桑的工作胸牌。”

“德克萨斯桑果然如料想般强大而帅气,”空朝着已经完全掉到水里的太阳,浅浅的酒窝里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疲惫。“每次战斗的时候都把我保护得很好……每次我都没帮上什么忙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哪有的事!”能天使大喊起来,急得就像跳脚的兔子。“要不是有空的歌声治愈大家的心,我们怎么可能在遍地哀嚎的战场上坚持那么久!”

能天使桑才应该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吧。空看着着急的萨科塔,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大跳,连忙使劲晃晃脑袋,试图甩掉这奇怪的念头。“能天使桑不用为我辩解啦,到底几斤几两我自己心里还是清楚的。”

“既然如此,你应该了解自己在大家心中的地位。”一向玩世不恭的萨科塔突然认真起来,着实让空大吃了一惊。“为什么每次我们都要冲在最前头,把你捧在手心里,那是因为我们不能让最重要的你受伤。万一你受伤了,我们就都没有心思战斗了。”

空望进能天使玛瑙色的眼睛里,仿佛一眼看到了世界的尽头,太阳在不知疲倦地发光发热。黑暗中拉特兰人头顶的光环把她的脸圈出了一层绒光,在沉睡的夜幕中美得有点不太真实。

“谢谢你,能天使。”

“欸?”

“谢谢你教我剑术。”还有私下里和大帝老板打的关照,以及刻意给我和德克萨斯创造的二人空间。

“啊哈哈,举手之劳啦,反正陪德克萨斯做搭档陪练这些天来也没少挨过打,多多少少掌握了些技巧,总不能让这些打白挨嘛!”

“啊,说起来,我以前可吃过能天使桑和德克萨斯桑不少醋喔。”空突然话锋一转,狡黠地眨眨眼。

“欸……欸?!!那我岂不是成为千古罪人了?!”

“嗯哼~看来再加多一百零一天忏悔也不为过呢。”空看着惨嚎着的能天使,觉得自己似乎有什么奇怪的爱好被激发出来了。

“从第四十二封情书开始,能天使桑出现的频率就逐渐高了起来。”

“每天都和德克萨斯桑形影不离地走在一起,战斗一起,吃饭一起,连宿舍都是靠的最近的!”空把腮帮子鼓得和包子一样,看上去气愤又可爱。“即使来到企鹅物流,我也根本和德克萨斯桑插不上两句话!”

“真的十分抱歉!”空感觉能天使几乎都要愧疚得给自己下跪磕头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但是能天使桑真的很强呢。”

“既能和德克萨斯并肩战斗不拖后腿,又能和看上去很难相处的人弄好关系,能天使桑在各种意义上都是很厉害的角色呢。”

“不要把我说得好像反派一样啊,”分明是无奈的语气,从能天使口中说出来却有种直爽的感觉,“也有不擅长的事啦,你刚刚不就已经说过我对少女心不擅长嘛。”

“而且空也很厉害啊,要坚持写一百封的情书,换我我肯定做不到。”

空叹了口气:“仅仅是一百封单方面的表白信罢了,在现实中可是丝毫没有进展啊。从第七十九封开始我已经渐渐开始失去信心了。”一直在永远不会缩短的距离外追逐真的很累啊。

“这不能怪你,是德克萨斯那家伙呆的跟坨木头似的。”

空不说话了。能天使这才发现安静下来的偶像似乎天然的罩着一层忧郁的气场,月光揉进她的眼睛里,化作一汪愁闷的潭水。拉特兰人后知后觉的察觉,单纯如小兔子,心思也是纷乱而错杂的。一时间能言善道的萨科塔也慌了阵脚,居然搬出了最老套的说辞:

“没关系!只要肯努力,就算是德克萨斯是花岗岩也能被打动的!木直中绳,輮以为轮嘛!”

究竟谁才是木头呢?空挤出一个笑容。实际上她又何尝不知,德克萨斯为了保护自己远离那些个事而刻意疏远她,因为不擅长处理热烈的感情而把自己裹在厚重的冰冷外套下?德克萨斯不想她去触碰,于是她永远无法了解,她永远在追,而德克萨斯永远在逃。就算她留在企鹅物流,也始终连送出玫瑰花都机会都得不到,空想,还不如王尔德笔下的青年,至少有个明白的结果。

能天使和可颂以为她们在保护自己的少女心,实际上谁才是不点破的那方呢?


但是,但是,少女的心思又怎能因为这点挫折就止步不前?

“这是第一百零一封。”空晃晃一直攥在手中的牛皮纸信封,是朴素的黄褐色,没有可爱的贴纸封口,凝固了的白乳胶从封口露了一点点出来。一点都不像空的风格呢,能天使想。

“要拜托我转交给她吗?”

“不,”空转过身子,换成侧倚的姿势,那双与能天使极相似的,染上了些少女特有的粉色的眸子里盛满了快要溢出的笑意。她的食指与中指只离开那一毫米,晚风便裹挟着第一百零一份少女的思恋,施施然沉进了浓黑的海水里。

空阻止了几乎要一跃而下试图抢救信封的能天使,她从后边悄悄地用手虚环住萨科塔细瘦的腰,鼓动的心脏只要再向前贴近一厘米就能让对方感知到自己的小心思。

“已经没有必要了。”

因为在最后一封信的顶格,娟秀的字迹化开了巧克力味的恋慕——


敬启,

Dear Exusiai








Fin.









*感觉空在能天使面前不会像在德克萨斯面前那般小心翼翼,反而会大方的展现出少女的灵巧,甚至可能会带点腹黑的一面,觉得这样子的空也很可爱,于是有了这篇文~不过主要是sora太可爱了,所以连文风也一起变得可爱起来了(:3_ヽ)_

可恶,能天使这个女人怎么无论攻受都这么骚
(夸赞意

鲁珀从暗处走出来,她慢慢的,慢慢的踱至床前,像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一样,缓缓地沉下身子。

她低下头去,轻轻的吻了上去,然后把手上攥着的,已经被磨得失去了菱角的德克萨斯家徽放到上边。她在原地站了一小会,又从内袋里掏出一小袋已经暗淡了光芒的金羽来,取出其中的一小片同银制的徽章放至一处。

德克萨斯废了好大劲才拧开了门把手,她最后在门口立了许久,阳光从门缝中争先恐后地挤入,映出空气中起舞的灰尘。她凝视着那片金色的羽毛,第一次学着能天使的样子做了祷告。

她用生硬的拉特兰语向萨科塔道过晚安,这才把门缓缓的合上。木门发出吱呀的呻吟,在完全闭合时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屋里已经完全没有光了,十立方米的空气再次回归了寂静。



原写完后全删了的文的结尾

个人认为塞赫吸引人的地方正在于他们的悲剧性,类似于教父中的迈克和凯,两个人都深爱着对方,也知道对方深爱着自己,也许她们会在某个时刻不经意地表达出对双方的恋慕,但二人始终不能走在一起,年长之后,她们终于明白这就是命运的安排,这就是命运的残酷。


岁月剥去了她们年轻的稚嫩,只剩下细水一般无声的爱。


 


看了舟学家的分析文,叙拉古的原型为意大利,而参照德克萨斯和拉普兰德间家族的帮派战争她俩很可能生在西西里;能天使据我猜测八九不离十是梵蒂冈出身(阿能的比较好猜,叙拉古凭自己真是死活猜不出来)。先知之城是全(泰拉)世界的天主教中心,而西西里人又是十分虔诚的天主教徒,且在巧不过的,两个意大利小伙子同样离开故土来到了自由城邦美利坚(哥伦比亚)并碰到了彼此,这么讲两位真实天造地设的一对呢(笑)

脑内已经码出一万字皇子能×少帮主德的ooc狗血爱情故事(

【沙雕向/论坛体】当整合小弟嗑起快递组

写沙雕文就可以放飞自我,真好(?

夹带私货注意,疯狂离题警告

 

 

1L

我不行了!!!!!!!!!!!!!!!

2L

3L

??

4L

???

5L

啊,这不是今天那位龙门市区那位跳伞跳坑里去的兄弟吗

6L

????你就是那位上了整合日报头条的仁兄?社会社会

7L

据说弑姐很重视这件事情,认为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8L

等等等等等,这完全歪楼了吧。不过这楼到底是个啥,怎么楼主丢下句不明所以的话就跑了?还有你们怎么都上班摸鱼啊23333不怕被抓?

9L

没关系,我是弑姐手下的,她今天又双叒叕去坑底乘凉了,估计一时半会回不来

10L

我也

11L

+1

12L

啊,我是梅菲斯特那边的。他今天输了之后非常生气,还受了挺重的伤,现在在浮士德房间里估计一时半会出不来

13L

疑🚗有据

14L

gkdgkd

15L

整 合 论 坛 摸 鱼 化 不 可 避

16L

整 合 论 坛 摸 鱼 化 不 可 避(×)

迫 害 论 坛 饭 圈 化 不 可 避(√)

17L

我回来了!!!!!!!!!我好了!!!!!!我好的不行!!!!!!!!

18L

兄弟你摔成那鬼样好得这么快?我怀疑你拿到了罗德岛黑心药厂的秘籍配方

19L

不,你是不会懂我这种cp狗的快乐的,这是精神上的痊愈,安抚了我长久以来加班失眠做炮灰的痛苦。

草!对面阴险刀客塔居然暗算我!他怎么能开头就把能天使和德克萨斯放一起???还是一格都不空的那种???这让刚好在空中下落时看到能天使正一脸宠溺地在给德克萨斯加羽毛祝福的我的幼小心脏如何承受得了这种暴击???!!!对面指挥官我记住你了!居然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企图让我当场去世?请务必下次也这样干!!!!!

20L

???

21L

???

22L

你怎么回事小老弟,今天摔出脑震荡了??

23L

要是还没休息好就别看手机……好好躺着,让塔姐多批几天假给你。身体瘸了没关系,脑袋磕坏了就不好了

24L

!!!快递组!没想到在整合论坛也能见到同好!!我还以为只有外面的世界才有一起嗑的兄弟呢

我永远喜欢快递组.jpg

25L

只要你喜欢快递组,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好兄弟.jpg

26L

她们真的太真了。虽然我是通过能天使入的坑。在战后给身为敌对方的我们也送来祝福,那副温柔的样子我能写篇小论文吹一年!!这萨科塔就是只天使啊!!!

27L

楼上的,萨科塔本来就是天使吧

28L

而且据说拉特兰人都会做几十种甜品,要不是能天使已经有对象了,我肯定立刻投敌去倒追!姐妹们,要嫁就嫁拉特兰人啊!

29L

对啊对啊,你看看拉特兰的萨科塔们,既会下厨还体贴而且长得还帅,这都什么人啊,上帝造人的时候也太偏心了吧!难怪连德克萨斯这种高冷役也动心了!俗话说的好,要抓住女人的心,先得抓住女人的胃嘛,单身汪们好好学学。555我以后也要左拥右抱萨科塔们

30L

楼上也是桃饱网会员🐴萨科塔大部分都是内部消化完了好吧,偶尔有那么一两个漏网之鱼也早被人捷足先登了好吧,只能在梦里找或者赶紧投胎下辈子做个萨科塔好吧

31L

楼上的语气……说出你的故事

32L

唉别说了,我现在觉得鲁珀挺不错的

33L

何止是很不错,简直就是非常🉑好吧!!!我永远喜欢拉普兰德.jpg

34L

拉普兰德精神污染实在是太强了,年幼的我受不起受不起,只能抱紧自家德克萨斯不说话

35L

等等等等,这楼怎么回事?一路看下来越来越歪,你们发表这些有强烈投敌倾向的言论真的不怕被封号删帖🐴

删前留名

36L

我怀疑楼上大半都是罗x岛派来的水军,删前留,溜了溜了

37L

对啊!像我们这么有血性的整合小伙子怎么可能去嗑能德?当然是选择双狼啊!!

38L

草,对家拔刀吧,快递组明显好嗑很多吧,你没看企鹅物流官网主页快递职员工作实拍吗??你看德克萨斯每次和阿能在一起时笑得多开心啊!简直就像个吃了一吨糖的孩子!你家有吗?没有!你家甚至连张合照都没有!

39L

废话,我拉和我德一见面肯定就是干架好吧,怎么可能有人敢去拍神仙打架的照片

40L

你看你自己都说了,既然一见面就打架,那是不可能产生美好的爱情的

41L

打是亲骂是爱懂吧兄弟?这就是青春啊!

42L

所以楼上的各位都是因为被罗德岛的家伙打过所以爱上了她们……??亲亲这边建议组个抖m组合出道呢

43L

虽然我不知道楼上几位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在龙门的审问室里的确被大小姐的十万龙门币打的很爽……

我永远喜欢诗sir.jpg

44L

???什么??得想个法子把自己也弄进龙门近卫局关一会

45L

楼上什么时候想好法子了带我一个

46L

啊啊啊啊啊啊姐妹们我来晚了!塔姐管的部门实在太严了不仅要加班连手机都不敢打开

听说有人要和我抢德克萨斯?

47L

你在想🍑?德克萨斯什么时候变成你家的了?强大温柔帅气高冷面瘫德明明是我家的好吧,情敌退散!

48L

你们都在想peach,人家德克萨斯早就名花有主了好吧?不怕被物理超度嗷?

49L

纯路人吃瓜。在座各位都想多了,她们明明就是深厚战友情,散了吧散了吧

50L

对啊,明明就是正常同事情。满脑子黄色废料真的丢人,你们都快给我退出战场

51L

吔屎啦,能德女孩永不认输!你见过哪个同事会在推特发“除了我和xxx以外的种族都很无聊”这种话的?快品品这黄金狗粮,快尝尝这官方大糖

52L

那也是你家能单箭头好吧,德克萨斯什么时候对能天使表现出区别待遇了,她不是对谁都那个冷淡样?脑内cp就别说出来丢人了好吧

53L

回复52L:哟哟这位同学怎么这么暴躁啊?阿德对阿能的偏心试问谁不知道?你到底是装傻还是真blind?除了有阿能在的场合,你见过她什么时候这么放松地笑过?除了阿能,你见过她把后背这么放心地交给谁过?每次列队出来做炮灰都能听见德克萨斯头也不回地大喊“能天使,掩护我”,我心都化了好吧

54L

德空女孩瑟瑟发抖,阿空在企鹅相薄里就不配拥有姓名吗

55L

爱抖露真的超可爱!我虽身处敌营,但每次都忍不住想拿出荧光棒给空疯狂打call啊!!哪有唱歌这么好听的小天使?!

56L

对啊对啊,明明是只鲁珀,却意外的卡哇伊。唉但是不敢把我那件珍藏多年地空空T恤拿出来穿,演唱会也没得去了(虽然现在只要愿意挨打就有机会免费试听),就很难过。只能偶尔在没人的时候拿出来痴痴对着她笑下

57L

我jio得德空不🉑,但我空很🉑

58L

在?你也是桃饱网会员?快来个人滋醒她

59L

不用急,听说下次作战又在山沟沟里,我们集体推荐他参战就行了

60L

草你好狠?消哥不要啊!

61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回来了!

62L

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作战部输的这么快?

63L

不不不,据前线侦查员描述是这样的:对面博士今天不知道咋了,打到一半突然像掉线一样僵着不动了,那个总是穿着大衣的小兔子一边拼命晃她一边重复说着“博士现在还不能休喔”他也没有反应,所以罗德岛各位只好紧急撤退了。于是我们趁机把弑姐从沟里拉上来赶紧跑路了

64L

有这等好事?那你们怎么不趁机a上去?搞不好打赢了还有年终奖金拿呢。

65L

唉,我也想啊,但实际上当时我们的兵力已经折损一半了。今天莱茵那几个家伙全体出动,我们攻打的速度都没他们治疗的速度快。还有高台上那个拿个管子像喷火龙一样疯狂输出的家伙,今天不知道为啥特别兴奋,一边狂笑一边把穿着厚装甲的重甲兵活活热死了。不穿甲头给烧没,穿甲当场升华,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66L

唉,罗x岛神仙真的一个接一个,都没什么胜算。改天我投份简历到贵岛试试好了

67L

唉兄弟别做梦了,我上次去试过了,人家人事部门口可热闹了,排了好长的队挤都挤不进去。队伍里都是些紫头发黄头发的人,长的炒鸡像,我都怀疑她们是不是全家兄弟姐妹集体去投简历的

68L

啊差点忘记自己刚刚要说什么了。我要大声告诉在座各位!!我今天在前线!看到了能天使耳朵上带了耳钉!靠太魔幻了!直射心脏我不行了!能天使好帅一萨科塔!

69L

草兄弟有照片吗,好东西分享出来大家一起康康

70L

有的有的,我们借一步说话

71L

等等,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耳钉和耳环,四舍五入不就是结婚吗?!!(震声)

72L

!!!你可真是个小天才!有端联想,该夸该夸[doge脸]

73L

aaaaaaaaa阿能发推了!是大头合照!特意露新出耳钉并配字:是德克萨斯送的礼物!!♥♥@没钱恰pocky了

74L

德克萨斯回复了一串省略号……不愧是她的作风呢

75L

草可颂在下面评论口区,草我头笑飞了

76L

评论区出现了好多黄图

77L

黄图?你指的是这个吗:→🍋🍋🍋🍋🍋

78L

她们太真了,我要申请去企鹅物流当卧底

79L

企鹅物流天下第一!!!

80L

企鹅物流天下第一!!!

 

此贴已被管理员 坑底是我家,爱护弑姐靠大家 永久封禁

封禁理由:发表不爱组织言论,思想不正,发表煽动言论,发言违背整合运动核心价值观等108条

我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啊!
(在上班

失智发言,被雷都是我的锅

阿空在某种意义上居然是最无力的那一个。

她身为爱抖露,不能像其他成员一样驰骋于战场。虽说可以尽量努力地去用自己的歌声为大家加油,但看着同伴们浴血奋战自己却不能以同样直接的方式帮忙,心里大概总会有那么点失落。

虽然憧憬着德克萨斯,但在感情的付出方面却要比对方多出很多倍,而且收获还可能颇微。德克萨斯很可能把自己的过去永远埋没下去,出于保护的意愿;而空也因此无法涉足德克萨斯内心最深的那一块,永远无法了解德克萨斯的真正想法。

而空却总觉得这是因为自己付出的还不够多,所以她不断向前奔跑着、努力着,却永远和那个灰色的背影差上那么一截。

so......保护我方最好的爱抖露空酱!